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乡村的婚事看似简单实则复杂

    发布日期:2017-09-11 09:09 浏览次数:
    乡村的婚事(三)
      
      百家乐网农民的收入途径,除了庄稼,就是务工挣钱了。
      
      年轻人无论有没有特长,天然的资本就是年轻有力气。高中或初中毕业,有点文化的,或亲戚朋友介绍,或与早去的人结伴,或自创社会,天南海
      
      北寻求着各种能挣钱的机遇,工厂、建筑工地、矿上是绝大部分人栖息的场所,上高沿低、灰尘粉尘、噪音加班是这些工作的共性。在宣传到家门
      
      口的各类所谓的技术学校、不同职业技校的反复动员下,年轻孩子交了不菲的学费,三个月、半年、一两年或者两三年的培训学习后,拿着一个所
      
      谓的培训证书、学历证书,有的被分到全国各地的工厂、企业、学校、厂矿,干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这证书和培训的东西,作用也不大啊?许多地
      
      方大量的需要年轻人,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现学就行,只要不瓜不傻,有力气,来就要!于是,下不了苦干几天就走的、不喜欢工作或者环境的、
      
      想家的,各种理由原因下来,父母高高兴兴送走指望着挣钱的小伙子大小姑娘,不久又出现在村头巷子里闲转。
      
      当然也有扎下去好好干的,懂事的孩子觉得父母花钱了,回去丢人,换个工作,或者干点别的,也有几年下来不断给父母带回钱的,这个时候的父
      
      母脸上,那绝对是一副开心幸福的模样!
      
      走歪门邪道的、被坑被骗的也有。社会这个大染缸,各种陷阱骗局时刻有,让人防不胜防,城里体面上班的人、大学教授、明星都有被骗的,对这
      
      些文化程度不高、涉世未深、从农村到城市的新一代务工人员来说,只有经历和阅历,才能使他们逐步认识社会的复杂和“江湖”险恶。失踪的、
      
      陷入传销的、出各种意外的,方圆附近的村子,还是有的。
      
      年龄大的村民,只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零工活来挣点钱。现在钱不值钱,可要挣到,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坐在家里等钱来?你咋不等老鸹
      
      给你叼来?”以前回家在村里转,往往能看到着急的媳妇粗喉咙大嗓子在训斥着自己的男人,脾气不好的男人会不耐烦的以言语或挥舞胳膊回应女
      
      人,脾气好在家里不拿事的男人,以沉默和不吭声,任媳妇发牢骚。过后,反而是这些女人跑东跑西的打听什么地方要人,央求着外出的、包活的
      
      一些在大家眼里能行的人,能带上自家男人去打个下手。
      
      有手艺的,比如泥水匠、木工、电焊工、粉刷工,以乡村和城里的盖房工地为战场;厨师、乐人,出租厨具、桌椅、其他过事仪式等专业户,则以
      
      农村的红白喜事为增收来源。红白喜事都是一条龙服务,电线杆、墙上、小卖部门上,随处可见不同服务的联系方式。“给猪配种找某村某某!”
      
      的广告,让我一想起来就笑的不行!
      
      一个电话,说好日期,你要的服务就送到家里,不同的服务配送给主人潺潺火火弄得好好的,就着席面吃饭,完事数钱开着三轮车、小货车回家,
      
      说不定过几天,这些人又出现在村子的另一个场合。不像以前办个酒席过个事,东邻西舍借各种东西,完了再送回,酒席后帮忙的都跑的找不到了
      
      ,很麻烦。
      
      现代通信和手机的影响,乡村一点也不比城市差。村里也有微信群,这是在迎亲队伍还没来时,我一不留神被一群媳妇姑娘推到家里小院不由分说
      
      被“打扮”一番后才知道的。结婚时新郎的父母,都要被涂抹一番,这是个风俗,以前是脸上被抹上锅黑,现在是看到二哥和二嫂都被“装扮”的
      
      身上披上大红的被面子,二哥头上戴着红色酒瓶纸盒子做的帽子,中间一根筷子穿过,两头插上红萝卜,耳朵上各挂着两片红线吊着的莲藕做的“
      乡村的婚事看似简单实则复杂
      耳坠”,二嫂的头发被扎成小姑娘一般的两个冲天的刷子,都是红脸蛋,鼻子下墨笔画的两个翘起的弯弯的大胡子,一个背上的红纸条写着“我要
      
      抱孙子!”,一个写着“我要洗尿布!”看二哥那形象,如同过年时门上贴的的财神爷,又像《西游记》里的人物,让人一看就有喜感,忍俊不住
      
      的笑,一群人拿着手机边闹边笑。
      
      “喜糖前都给你们掏过了,这个没我的事吧?”昨天到家门口的时候,一群帮厨的女人应经拦住我讨要了喜糖钱,一看这阵势,我笑着转身就想溜
      
      走。“不行,村里的的规矩,你也要化妆滴!”南邻家妹子一把拉住我,“看看,我的美宝莲口红,一般人我还舍不得用呢!”邻家妹子不由分说
      
      就在我的脸上画了起来,脸上立即就是冰凉的感觉,一群媳妇姑娘围上来,一下子,我也被披上了一条大红色被面子,耳朵、脸上、头上也成了二
      
      哥的装扮,只是没有被贴上纸条子。
      
      二哥手里被塞上了一副乐队的大挠,二嫂手里是一面锣和木槌,百家乐网的手里被塞上了一个不锈钢的盆子和铲子。“别动!照个相,发到村子的群里!
      
      ”邻家妹子举起手机照相,围观的人也一边用手机照相,一边大笑着要求百家乐网敲打着手里的家伙转几圈。
      
      “锋哥呢?百家乐网也跑不了!”有个媳妇寻找着,准备给我弟弟也如法炮制。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