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百家乐中心 >

    百家乐网已广泛地传播大肆侵吞本地植被和物种

    发布日期:2017-06-21 18:25 浏览次数:
     黄花不闺女
     
              当年邓丽君曾深情地说: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待,虽然已经是百花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如今伊人已去不复返,不采的野花却是满地遍野,特别是那黄花。黄花,不是红花,所以并不鲜艳,但很醒目;黄花,也不是闺女,所以并不可爱,却很蛮横。据说这黄花的故乡不在中国,现在却在上海的郊区随处可见,白痴草民一个,几乎不出上海,所以不知中国的其它地方有没有此花;据说这黄花当初是被养鱼的渔民从国外引进的,种在鱼塘边上给鱼吃的;总而言之这黄花是一株植物,不是闺女。据说这黄花的名字叫——一枝黄花。 
     
        一枝黄花好象生命力极强,无论是在贫瘠的土地上,还是在肥沃的田野里,只要有一点点泥土的地方,它都能很好的生长;一枝黄花好象繁殖极快,今年的“一枝黄花”到明年时已是“万枝黄花”了。一枝黄花疯狂的生长,掠夺式的发展,在它的花枝范围内,本地花草几乎无法生长和生存。 
     
        从当初几户渔民种植的几棵一枝黄花才没几年,,在郊区不是随处三五成群触目黄色,就是连成一片壮观异常。此黄花在成熟期根系特别发达,扎根很深,人力难以拔除,花籽可以繁殖,残根明年又可发芽生长,因此难以清除,以至于有专家和领导称之为象癌症一样顽固的外来入侵物种。 
    百家乐网已广泛地传播大肆侵吞本地植被和物种
        其实说一枝黄花入侵也许有些冤枉,它当初估计也应该是通过某些部门合法引种的吧。问题是请花容易送花难,这外来的一枝黄花赖在中国这片说不上富饶的土地上不肯离去,而且在迅速的发展壮大,大有把“红色中国”改变为“黄色中国”之势,由此引起领导的重视,从去年开始组织力量对花枝招展的一枝黄花展开清除行动,这也算是一种“扫黄打花”行动吧。 
     
        然而,虽然去年的行动有点声势和规模,但今年一枝黄花又是遍地开花,而且开得比去年还要灿烂,还要泛滥,正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当然烧一枝黄花的这把火算起来还不算野火,毕竟是领导号召起来的,应该算是家火,但不管是野火还是家火,一枝黄花这个家伙还是笑傲田野,一枝独秀,春风中得意,秋风中辉煌。 
     
        一枝黄花在打击下不仅不少反而多了,究其原因,去年的“扫黄打花”行动是在一枝黄花的成熟期展开的,此时花籽已基本成熟,具有繁殖能力离,当时劳民伤财地发动群众去割除一枝黄花时,一碰到黄花,引起花籽飞扬,只要懂一点点科学常识的人应该都明白,这不是在清除一枝黄花,而是在帮助一枝黄花传播种子。今年此黄花又快步入成熟期,估计领导们现在正忙着学习N大精神而没空组织力量进行清除,也许当黄花变成黑籽后,领会了N大精神的领导们就会组织力量进行“扫黄打花”行动了。 
     
        一枝黄花虽已在很大程度上泛滥,但在菜地里、稻田里、果园里却难见它的踪影,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样的地方有人管理,当黄花还在幼苗阶段时,农民们已把它连根拔起,永除了后患,很简单很有效。就如此的简单和有效,搞不懂领导们为何要等到黄花花期成熟时才想到要去清除它,而此时想连根拔起已很难,只得用刀一割了之,就留下了明年又可生长的根子,并又人为地帮助散播了黄花的花籽。 
     
        明明可以很简单很有效清除的,却惊呼什么如癌症般难以清除,某些当官的同志,如少吃一顿美酒,少去一次娱乐场所,少进一些自己的腰包,省下一点公款,组织一支专门的除草队伍,几年后如再现这样壮观的一片黄色,白痴愿吊死在TAM广场的旗杆上。 
     
        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才能更好地清除一枝黄花?如果说当官的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那么这种官和白痴有什么两样?那天下的白痴岂非也都可以做做狗官昏官贪官……的了?如果说当官的知道,却没有作为,那么这种官就算认真学习到并领会了七十大精神又有什么屁用??? 
     
        乡村何处不黄花,可惜黄花非闺女,一枝黄花印证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名言。扎根深土的一枝黄花在秋风中花籽飞舞时似乎还在偷偷冷笑:哼哼,连一棵花草也治不了,还能治什么?一群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