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百家乐中心 >

    百家乐网地数着钱收着礼看着你的保险箱吧

    发布日期:2017-06-21 18:23 浏览次数:
     
    东风无语西风噪    春意不在寒意深
    龙宫还是那个龙宫   乌龟还是那只乌龟
     
         “呜呜呜”坐在龙椅上的老乌龟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只是这哈哈声经过长长的龟腔发出后竟是呜呜的声音,虽然刺耳难听的笑声让两边的文武大臣不住地暗暗皱眉,但丝毫不影响老乌龟的高兴劲。 
     
        早在几千年前哪吒闹海那时,老乌龟就曾起过野心,欲趁龙王被哪吒搞得元气大伤之际,将龙王拉下马,夺取掌握龙宫的一切大权,无奈当年老乌龟势单力薄,道行不深,不敢轻举妄动,以致阴谋迟迟没有得逞。而今天老乌龟莫明其妙地坐上了龙宫宝座,龙宫一下子变成了龟宫,以往的龟公也当上了龙王,不,应该叫龟王,这官大油水多,好处多,岂能不让老乌龟开心大笑呢? 
     
        “呜呜呜”想到得意处,老乌龟不禁又大笑起来,虽说笑比哭好,可老乌龟的笑比哭并不好听。人话多了容易口干,老乌龟笑多了也觉口渴,龟眼一瞄茶壶,旁边的宫女慌忙上前倒茶,却被老乌龟推开了,老乌龟一双绿豆似的小眼睛色迷迷地盯着边上龙王的小女儿——美丽的小龙女,“宝贝,你来!”老乌龟一声令下,虽然当初小龙女最看不惯贼眉鼠眼的老乌龟,但形势已今非昔比,真可谓龙在乌龟下,不得不低头,小龙女无奈地挤出一丝笑容上前为老乌龟沏了一壶茶,老乌龟昂起龟头一饮而尽,抹了抹嘴:“好茶!好茶!” 
     
        老乌龟一直对小龙女有非份之想,但龙王在上,老乌龟也不敢造次,如今乌龟在上了,老乌龟此时更是色胆包海了,伸出官脸,不,伸出龟脸,要小龙女亲吻他的脸,眼见小龙女笑吟吟地迎上来,樱桃小嘴亲上龟脸时,老乌龟陶醉地闭上了眼…… 
     
        “啊……”老乌龟发出一声惨叫,睁开眼睛怒道:“小龙女,你敢咬我?” 
     
        “啪!”刚被拧过的龟脸上又挨了一巴掌:“你这老东西,打个瞌睡口水也能流一地,还咪咪笑的,知道你不会有好事的,原来在想那小龙女,你真大胆,连龙王的女儿你也敢打主意啊?”老乌龟仔细一看,怎么美丽的小龙女变成满脸皱纹的龟婆了呀?老乌龟猛摇几下龟头才清醒过来:什么龙宫变龟宫,乌龟变龟王的,都是黄梁一梦啊,面对一脸恶气的龟婆,老乌龟苦着脸道:“啊呀夫人啊,我不就做了个恶梦嘛,你下手那么重干吗呀?”龟婆有点咬牙切齿:“谁不知你这老不死的在做什么梦,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空做你的桃花春梦?” 
     
        老乌龟从梦中是龙椅,现实是龟椅的座椅上起身道:“夫人,你先坐下,什么事慢慢说。”龟婆坐下后不满地说:“你这老东西不是不知道,东海近期要换届选举了,你还想不想继续坐稳官位?想不想继续大捞油水了?” 
     
        “呜呜呜”老乌龟听罢,反着双手,踱着龟步大笑道:“夫人啊,你这不是瞎操心吗?想我老龟也算一代鬼才,一生诡计多端,继续坐稳官位还不是乌龟缩头一般小事一桩呀。”龟婆却不无忧虑地说:“你可不要大意,上次你收了芦潮港渔民的一大笔钱后,向他们提供了机密的东海鳗鱼苗的活动时间和线路,结果鳗鱼家族差点被渔民一网打尽,不少鱼都在怀疑是你泄的密,搞得鱼心慌慌,怨声载海,鱼不聊生的了。” 
     
        “还有,”龟婆端起白玉杯喝了口参茶继续说:“你每天带着一班属下利用公款寻欢作乐,山珍海味的。要说用这公款,不用白不用,你不说我也懂,这叫搞活经济,顺应潮流,可你还到处拈花惹草的……”一旁的老乌龟慌忙说道:“夫人啊,我对你是一片忠心,哪敢在外拈花惹草的啊。” 
     
        “唉-----”龟婆脖子一伸,长叹道:“谁不知你这老东西什么德性,我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说如今当龟的还不都是这种货色,都说你们当龟的上午围着轮子转,中午围着盆子转,下午围着裙子转。你要拈花惹草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但你在吃喝上得注意一点呀,吃那山珍没有问题,但吃那海味可要三思呀,你的每一道海鲜大餐中都在宰杀我们海里的一些水族生命,会给大家留下你在鱼肉乡里的感觉。” 
     
         “对了,你看到龙宫传来的通知了吗?”龟婆举起肥短的手,阻止了刚要开口的老乌龟:“龙宫方面好象对这次换届选举十分重视,推出了"百个不准",什么不准托龟说情,不准打糟呼,不准打惦话,不准发短性,不准做公作,不准请咳,不准送鲤,不准送浅,不准送污,不准传播水道消息,不准编造摇言,不准封龟许愿,不准威蟹恐虾,不准弄嘘作佳……等等方式进行拉票贿选活动,据说还要派出捡茶小组到各处巡察,咱们得小心应付了。” 
     
        “呜呜呜”老乌龟很想学龙王那样大笑,可笑得还是比哭还难听,老乌龟坐到旁边的椅上,自然而然地想架起二郎腿,当然由于腿短,依然无法架上,只是习惯性的摆一下姿势,也算摆架子,或者说是摆设吧,老乌龟的龟架摆好,才不慌不忙地对龟婆说道:“夫人啊,你不用多虑,一切尽在本龟的掌握之中,龙宫推出的"百个不准"又不是第一次了,哪次不是雷声大雨点小的,都是做做样子骗骗那些小鱼小虾的,嗯,就象人类所说的那种形式主义,愚蠢的人类都把此早已看透了呢。” 
     
        “至于夫人说的我鱼肉乡里,也是多心了,想那龙王也知道靠海吃海,海内大鱼吃小鱼的自然法则,何况我也算为龟一方,有权不用不如回家卖红薯了。还有那鳗苗事件,也是只有天知人知龟知,鱼们没有证据还能起什么风浪?哪个真敢掀风作浪,就把它以诽谤当龟者扔上岸去,让它在太阳下体会无毒不为龟的精神。夫人啊,当前咱们最要紧的任务是确保本龟位的稳定,我已制定了几项有力的措施,以应对不久后的选举,如何实施的计划现存放在那只秘密保险箱里了,和那些各种见不得人的纪录档案在一起。” 
     
        “哦,给我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龟婆饶有兴趣地扬起头,又记起什么的提醒道:“听说你那远房表哥——大海鳖,他有意竞争你的岗位,那老甲鱼的实力不容小视,你可得防着点,别在龟宫里翻背了。” 
     
        “呜呜呜”老乌龟发出一阵诡笑,听上去还是比哭难听,老乌龟伸长龟头凑到龟婆耳边压低声音说:“这我也知道了,也早已考虑到了,那老甲鱼就象人类一样喜欢窝里斗,我老龟待他不薄,他还想和我争这位,估计脑子被枪打过了,昏了头了,我已吩咐乌贼鱼充分利用他擅长制造浑水,混淆黑白的功夫,将那老甲鱼搞浑抹黑,让他身败名裂,名誉扫海,彻底破坏老甲鱼的形象,哼,看他还跟我争什么。当然还得让乌贼鱼利用黑白两道的种种关系,采取各种手段把下面能拉拢的拉拢, 不能拉拢的就毫不手软的狠狠打击。” 
     
        大概有点累了,老乌龟换了个二郎腿的架式后接着说:“也得让刚提拔的娱乐海地办公室主任海蛇那小子,利用工作之便,举办一些联谊活动,为我宣传拉票。”一旁的龟婆听得频频点头,突然间插了一句:“也得让你身边的狐狸精们去龙宫的各大部门活动活动,对了,这几天那些狐狸精怎么都不见了?” 
     
        “他奶奶的,养兵千日,有兵一时,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舍不了美人套不了郎。”老乌龟心里暗暗地骂了一阵,又堆起笑容道:“夫人有所不知,我早已安排小黄鱼率几大秘书到处走访活动,让她们不惜美金,必要时甚至不惜动用美色,打通各个环节,为我添筹加码,做到万无一失……” 
     
         龟婆听得不住点头,神情很是满意,嘴里不知是参茶还是口水的流了一地也浑然不知,说:“这么着,你这龟位还是很稳的嘛,看来油水还得不停地捞,说真的,这些年我收礼数钱的手都酸了,今年得搞几只熊掌老虎脚爪的滋百家乐网地数着钱收着礼看着你的保险箱吧补一下了。” 
     
        “呜呜呜”老乌龟笑得比哭难听还偏要笑:“夫人啊,。” 
     
        忽然,老乌龟神色有点慌张的说:“夫人,你还记得去年那个戴黑帽的小女子吗?听说那女子开了家烧烤店,生意挺红火的,近来还异想天开,居然推出一道新菜,用的原料就是咱乌龟,还起名叫——烧烤贪官。你说这不是糊弄人嘛,明明是烧烤乌龟,还起名什么烧烤贪官,把咱们乌龟的脸都快丢尽了。夫人,你今后外出要小心点,多带几位虾兵蟹将,据说那女子舞功高强,千万别让她把你逮去上了餐桌,那以后这美滋滋的小日子可没得过了呀!” 
     
        龟婆听得老脸有些发白,说话也有点不利索:“相……相……相公,咱乌……乌……乌龟好象也称得上国家保护对象,怎么还有人要吃……吃……吃咱啊?” 
     
        老乌龟忿忿地说:“人类嘛,就是这样贪心贪吃,什么东西都贪,什么东西都吃。还有那个白痴,去年由于咱们防范严密没让他得手,今年那白痴更是穷得脸都不要,叫嚷着要卖身,可笑那白痴质料不佳,竟是无人看上,一直卖不出去,据说送也送不掉。近来本龟上网发现白痴已失踪多日,我有点担心啊,就怕那白痴又来东海捣乱了。夫人啊,要严防啊,咱们的口风也得紧一点,不要让那破白痴知道咱们那些见不得人的计划了,这破白痴嘴就快,肚里什么东西也放不下,要是被他知道了敲榨勒索那是免不了的,最坏的就是不小心让他臭嘴泄露了咱们的计划,虽说没有真凭实据,加上本龟根基深厚,谅也奈何不了本龟,但总会有损本龟一贯为龟清廉的光辉形象啊!”龟婆也不无担心地点着头。 
     
        “传令!”老乌龟忽然大喝一声,差点把龟婆惊得滑到地上:“鲨鱼卫队各处加强戒备,严防俗人进入,发现擅入重地者,一律吞食镇压!” 
     
        老乌龟发令,心里放松了不少,想起已近年关,道:“对了,今年给龙王送点什么礼啊?”龟婆笑道:“送"恼白筋"吧,不是说"今年海里不收礼,收礼只收恼白金"嘛。”老乌龟听了大笑:“呜呜呜,妙!龙王要是吃了这恼白筋后更有劲了,定会龙颜大悦,自然少不了我老龟的好处;要是吃这恼白筋让龙王伤了脑筋而变得精疲力竭的,那我老龟也可乘机将龙王抽筋剥皮后篡王夺权了。就这么办,送礼就送恼白筋!” 
     
        “呜呜呜”一切安排妥当,感觉高枕无忧前景光明的老乌龟和龟婆伸长脖子,双双仰天大笑。 
     
        呜--呜---呜---- 
     
      一群乌龟王八蛋!!!